无限中抓

 

《论在楚留香江湖里的那些事》


[信息有错,纠错] [编辑]
年份: 2019年       评分:0 
类型: 全年龄
创作形式: 原创
题材: 同人  
形式: 全一期
社团: 勿念如初社团
系列:
添加人: 勿念如初社
人气: 75       发布时间: 2019-10-31 18:00
        我给广播剧评个分:

《论在楚留香江湖里的那些事》的在线播放

https://www.ximalaya.com/thirdparty/player/sound/player.html?id=224228325&type=red




《论在楚留香江湖里的那些事》的ED信息添加ED
ED类型 名 称
ED 《江湖事真多》
《论在楚留香江湖里的那些事》的CAST信息添加CAST
剧中人物 CV 演出类型 社 团
萧北川 沈夜衣 主役 勿念如初社团
终锦然 梦辞汐 主役 恶人谷配音组
穆云 猪怕壮 主役 擦边挑逗N.S
关展眉 迈小步 协役 十四桥广播剧社
苏蓉蓉 浮年若鱼 协役 勿念如初社团
方思明 Ace 协役 安与夜声
许杳杳 源子 协役 温酒工作室
白禹城 熊桑 协役 自由人(无社团)
赵辰逸 郁望梦始 协役 这个工作室
怜花 南小宸 协役 十四桥广播剧社
《论在楚留香江湖里的那些事》的资源链接添加资源链接

《论在楚留香江湖里的那些事》的简介

————勿念如初社&鹤决广播剧社联合出品————


STAFF

策划:司徒妤蓉【勿念如初社】&【鹤决广播剧社】@司徒妤蓉 

导演:渊九【勿念如初社】&【鹤决广播剧社】@九渊的鹿 

编剧:霏晞【勿念如初社】&【鹤决广播剧社】@龙家的团子 

美工:御昇【勿念如初社】&【鹤决广播剧社】@御昇 

代码:千玖夜【剪刀剧团】@即是千玖夜 

剧后:辞穹@珩无恙 


CAST

萧北川:沈夜衣【勿念如初社】@沈夜衣 

终锦然:梦辞汐【恶人谷配音组】@梦Meng梦辞汐 

穆云:猪怕壮【擦边挑逗N.S】@猪怕壮_Z 

关展眉:迈小步【十四桥】@要跨大步的迈小步 

苏蓉蓉:浮年若鱼【勿念如初社】@浮年若鱼 

方思明:Ace【安与夜声工作室】@Ace君度 

许杳杳:源子【温酒工作室】@萌萌哒源子酱_dy 

白禹城:熊桑@老熊-狗不日 

赵辰逸:郁望梦始【这个工作室】@郁望梦始_我是梦少 

怜花:南小宸【十四桥】@天然呆晓宸蜀黍 


ED《江湖事真多》

原曲:少司命-剑走偏锋 

策划:司徒妤蓉【勿念如初社】&【鹤决广播剧社】@司徒妤蓉 

填词:寒逝羽【七星瓢虫工作室】@寒逝羽 

歌手:风兮颜【忆语广播剧社】@离姬-风兮颜

美工:御昇【勿念如初社】&【鹤决广播剧社】@御昇 

歌后:井凌【勿念如初社】&【鹤决广播剧社】@L执念初衷 


论在楚留香江湖上的那些事

 

人设:

萧北川:青年音,暗香师弟;整个故事的叙述者,吐槽满满。

终锦然:少御音,暗香师姐;个性冷淡,让人一度以为是面瘫。

穆云:青年音(0.6左右)少林和尚;钢铁直男,红榜悬赏最高记录保持者。

关展眉:御姐音,暗香长者;大家都称为关先生,与兰花先生有着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苏蓉蓉:少御音,师姐的闺中密友,谁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女神一般的存在。

方思明:青年音,万圣阁少主;师姐出去做任务时遇见的神秘男子。

许杳杳:少御音,云梦师妹;温柔娴静,但时不时中二一下。

白禹城:青年音,武当师兄;武艺高强,为人正直,唯爱一人。

赵辰逸:少年音,华山师弟;穷到一串糖葫芦卖身,比许杳杳还爱炸毛的存在。

怜花:青年音,玲珑坊花魁;江湖知心“大姐”,终锦然没事就去聊几句。

 

萧北川:【混响】各位少侠大家好,做个自我介绍。我是萧北川,暗香弟子,啊就是江湖上流传的出世得用面纱遮住脸,要被谁看见了就得许终身的暗香弟子。我们暗香本就很不爱招惹是非,直到我和我的师姐遇上了个少林秃驴,哦不少林大师。这下我们的江湖生活开始变的有意思了。

 

故事开启

暗香归去兮

穆云:(看着眼前石上刻得训诫)瞬目迷千劫,荼蘼业纷纷。无我亦无念,九死必一生。以血止血,以杀止杀,人为鱼肉,我为刀俎。(嗤之以鼻)真不愧是江湖第一杀手组织。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终锦然:(低吟)归去兮,归去兮,子去不还兮。

穆云:这位女施主,请问你在这里是在做什么?

终锦然:祭奠,和师弟。

萧北川:【内心】(吐槽)又开始了,师姐这性格以后要是出了暗香去江湖,怎么闯荡啊!!!那么冷淡,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自闭症。

穆云:(嘲讽)你们暗香并非正道,满手血腥,祭祀不适合你们吧。

终锦然:(愤然)你懂什么。

萧北川:【(内心)不行不行,这气氛太特么尴尬了。这和尚也真是没眼见。】大师,我们暗香虽是刺客云集之地,但也是明事理的,岂会会滥杀无辜。

穆云:(吃惊)啊,这还有一个人呢。

萧北川:(这个大师真的好欠扁啊!师姐刚刚不是都说了和师弟一起祭奠么?)额呵呵呵

穆云:(感叹)这还真简便啊

终锦然:(冷漠)仪式是给活人看的,暗香的葬礼是提醒我们的使命。

萧北川:【(内心):我靠靠靠!师姐这句话超过十个字了吧?天下红雨了,还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穆云:(尴尬)这样啊,是贫僧失礼了。为了多了解暗香,贫僧以后会多打扰女施主了。

萧北川:(吐槽)大师你以为你是小小书生么?

终锦然:(忽略穆云所言)走,去见关先生。

【马蹄声】

终锦然:弟子见过关先生,先生近来可好?

萧北川:(惊喜)先生先生,今天师姐说一句话话超过十个字了啊!

终锦然:(打断)师弟,谨言。

关展眉:(关心)嗯,难得回来好好休息,(嗤笑)北川啊,你性格还是如此跳脱活跃啊,是件好事。(疑惑)嗯?怎么还有个少林弟子,是天澜大师有什么事情嘱托么?

穆云:弟子穆云见过关先生,天澜大师托贫僧问候掌门先生以及关先生您近来可好。

关展眉:(严肃)嗯,劳烦大师关心了,若是以后有什么事,暗香自当竭尽全力协助。

穆云:(恭敬)关先生客气了,小僧有一事相求。

关展眉:(疑惑)哦?但说无妨。

穆云:小僧刚在归去兮见到暗香特殊的祭祀方式,发现对暗香了解不多,还望关先生能允许小僧近期留在暗香,解答小僧内心一些疑虑。

关展眉:(沉思)嗯~好,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和我们暗香的弟子提,她们虽平时看着冷冰冰的,但内心还是乐于助人的。

穆云:(感激)那小僧就谢过关先生了。

关展眉:无事无事,天色较晚,早些歇息去吧。

萧北川:(内心)我算是看出来了,大师你是明着了解暗香,暗着了解我师姐吧。江湖上不是都流行少云配么?和尚你为什么不走寻常路啊?算了,师姐跟个木头似的,(嘲笑)估计也没什么戏。哈哈哈哈哈哈~

萧北川:【混响】就这样师姐和大师以及我的故事便开始了。(呐喊)师姐,你怎么就看上了少林的人呢,是华山师兄不帅还是武当师兄不暖?不行的话,师姐!暗香内销了解一下啊!!!!(懊恼)诶!

【转场】

金陵城内

(叫卖声)

萧北川:(好奇)师姐,我们去哪儿啊?

终锦然:玲珑坊。

萧北川:那大师你呢(咬牙切齿)

穆云:我?哈哈哈我也去见识见识。

终锦然:原来和尚也会去烟柳之地。

穆云:修行在心不在形。再说贫僧去玲珑坊就一定就是去做些风花雪月之事?

萧北川:(内心)当我单纯的认为师姐只是去玲珑坊了解江湖八卦,并且很纳闷为什么了解江湖八卦不去坐观天象,那里可是八卦聚集地时,我发现,师姐去玲珑坊确实是去看怜花大哥的!

终锦然:(语气放缓)怜花大哥,前段时间我失约与你,今日带上好酒来补偿.....(被打断)

(吵闹声,由远至近)(开门声)

赵辰逸:(嘲笑)嘿,我说白禹城,你们武当不是江湖第一名门吗?不是出世严守清规,寻道问禅,入市匡扶正义锄奸扬善吗?不是既有出招之勇,亦有收招之仁吗?为什么在你身上我完全看不出来。

白禹城:(反驳)那你们华山弟子不也是率性洒脱,快意恩仇,游侠于江湖,世间名利不如眼,毕生所求者,与二三知己仗剑天涯,披星沐月,或行侠或豪饮,尽兴而归?

赵辰逸:(炸毛)这不一样,你哪里是知己啊?哪里是行侠豪饮?你明明就是强人所难!

白禹城:(笑着反问)强人所难?

赵辰逸:(激动)你们武当都一样,先是叛出师门的二师兄蔡居诚,然后又是被你们三师兄邱居新陷害进入玲珑坊。你们武当都不是好人!

白禹城:(嘲笑)那是谁为了一根糖葫芦,不得已将自己卖为我小厮?

赵辰逸:(炸毛*2)那!那是因为我第一次出山门,没带够银两!谁知道!谁知道是不是你故意陷害我!反正你们武当有前科!

白禹城:(轻笑)那又有谁知道,是不是你故意混入我身边,骗取钱财,江湖上人人都知你们华山空有一身正气。

赵辰逸:(炸毛*3)你胡说!我没有!

白禹城:(哄)好好好,你没有,我带你去江南吃糖醋鱼,别气了啊。

赵辰逸:哼,算你识相!

萧北川:(开心)白师兄!没想到你也在这!

白禹城:欸,北川终锦然,你们这是......

萧北川:啊,我?是师姐要过来看怜花大哥。

终锦然:(压低声音)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恭敬)见过白师兄。

白禹城:客气客气,啊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侣伴华山赵辰逸。

赵辰逸:(炸毛)谁让你介绍我了,你当我不会说话么?(平缓)你们好,我是赵辰逸。哇,你们是暗香啊,就是那个第一大杀手组织,好帅啊!诶,听说暗香男弟子,不能被看脸,真的吗?

白禹城:辰逸,别乱动,你小心要以身相许!

赵辰逸:诶嘿嘿嘿。

终锦然:(轻笑)刚刚听着师兄要去江南吃糖醋鱼,那可以提前给张三大哥飞鸽传书,他的鱼,可是一绝。

白禹城:(恍然大悟)我都忘了这茬了,光想着哄这个小屁孩,多谢师妹提醒。

终锦然:师兄客气了。

赵辰逸:(持续炸毛)你才小屁孩,我都及冠了!吃鱼就赶紧走啊,你等着吃鱼尾啊!

白禹城:(宠溺)是是是,现在就走~(恢复正经)那师妹,北川我们就先告辞了,改日有空再聚。

终锦然:改日再聚。

萧北川:(开心)师兄再见啊,有时间带着赵师弟来暗香玩啊。

【开门声】

终锦然:进去吧,怜花大哥还等着我们呢

(屋内)

怜花:锦然,许久未见,请坐。

穆云:(诶【危机感】,这什么人啊?还锦然?叫的那么亲昵!)【小声】喂,北川,你认识这个人吗?他和你师姐很熟吗?!!

萧北川:【小声】我哪知道,师姐江湖朋友多了去了,我总不可能每一个都认识。

终锦然:嗯,近日师门有派任务,抱歉,误了约。

怜花:无妨,今日还带了两位朋友,真是难得(打趣)。

终锦然:北川,还不见过怜花大哥?

萧北川:在下萧北川,暗香弟子见过怜花大哥。哦,怜花大哥,这位是......

穆云:诶,我自己来。在下穆云,少林弟子,第一次见面未有准备,失礼失礼。

怜花:(客气)大师说笑了,怜花庆幸在江湖中与各位相遇,怜花大的本事没有,若以后大家有什么难处,可来玲珑坊一续,聊天饮酒排解烦忧倒是可以。

萧北川:嘿嘿嘿,这样的地方,我肯定常来,有喝有玩有美人,比出任务好多了,啊!这就是我的归宿啊!宁在酒中醉,不在血中笑,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被酒呛到)

对了怜花大哥,你是怎么和我师姐认识的啊?

怜花:我和锦然是通过桃花酿认识的,这小馋猫啊,赖上就不走了~每逢桃花酿酿好之时,她必然到访,就好像她是酒中的灵,第一时间就知道这酒啊酿好了等她来品呢~

终锦然:(装委屈)怜花大哥这样说,是嫌弃我了?也罢,以后就不来叨扰了。

怜花:(笑怒)你这调皮,不打趣我难受是吧,今日桃花酿罚你少饮!

终锦然:(讨饶)大哥,锦然知错。

终锦然:(饮一口酒)你也说我是桃花酿的灵,我要是少喝,这酿可是会不开心。

怜花:就你借口多。(宠溺)

穆云:(争风吃醋)这酒啊,小酌怡情,多喝伤身,锦然这酒以后可得少喝点。

终锦然:和你很熟吗?锦然是你叫的?

萧北川:哈哈哈哈哈哈大师,你的路还很漫长啊。

穆云:笑个屁,喝你的酒!

怜花:好啦,别闹了(开心)今日热闹,正好这桃花酿等锦然呢,借花献佛敬大家一杯,庆相遇之乐,请!

穆云:哼,多谢怜花施主招待!(一饮而尽)

萧北川:哈哈哈哈哈哈,怜花大哥我们喝,不理他。以后我会经常来叨扰大哥的,到时候大哥可别嫌我啊。

怜花:得,又引来个小馋猫,放心,不嫌弃,玲珑坊为你们敞开。

 

云梦汤池

萧北川:(旁白)说起许杳杳,她是云梦弟子。江湖上大家都觉得云梦的师妹,可爱软萌易推倒。直到那天我才发现,生气的云梦师妹真的!好!可!怕!

萧北川:师姐,今天我们去云梦汤池泡泡澡好不好?最近严州做任务快热死了。

终锦然:想看云梦师妹就直说。

萧北川:(悄悄地)嘘,师姐这种事情不要那么大声!

终锦然:云梦弟子本就是江湖人梦寐以求的伴侣,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穆云:去云梦啊,路我熟啊,我带你们去。

萧北川:(吐槽)我说大师啊,你这天天出现,一点距离感都没有,怪不得师姐到现在还没被你追到手。

穆云:(否认)唉,话可不能这么说,增加见面几率,可以让你师姐记住我!

终锦然:(冷漠)要不,你们去江南茶馆,磕着瓜子聊呗,一会儿天黑了,你们是过去泡澡还是去吃晚宴?

萧北川:(感叹)虽然大师你有些话我一点都不赞同但是,您能把我师姐逼得说那么多话,我还是,蛮佩服的!

穆云:过奖过奖~哈哈哈哈~

(水声)

萧北川:(感叹)啊,终于可以放松放松了,最近快累死了~

终锦然:大师,这么多天我一直有个请求憋在心里。我想和您切磋很久了。

穆云:(惊喜)哦?好啊,出招吧!

萧北川(内心):泡着澡还能看个戏,真是棒棒哒!

(打斗声)

许杳杳:(远处声)啊,我去你大爷的,哪个智障打我?!!!

穆云:我刚刚好像误伤人了。

许杳杳:(惊讶)大师?小女子只是在这欣赏风景,你为何出手打我?

穆云:抱歉抱歉,贫僧第一次开红,没控制得住自己,得罪了。

许杳杳:(生气)大师,这不是你打我的理由好吗?!我们云梦弟子能听见春花初绽、冬雪消融的声音,能分辨母鹿呦呦鸣叫的每一丝含义的差别。你们出家人不也讲以慈悲为怀吗?

穆云:可贫僧歉也道了,丹药也赔你了,您还想怎么样?(这姑娘,比我还能唠叨,云梦训诫背的可真熟。)

许杳杳:(炸毛)我想怎么?大师,有没有搞错,你打我问我想怎样,我云梦以医术文明天下,你的药,还没我们自己的好。

穆云:(感叹)师妹啊,你到底想干嘛呢?

许杳杳:(生气)不想干嘛,大师你等着吧,打我是得付出代价的。

终锦然:(嘲笑)北川,你信不信,她回帮派叫人了。

萧北川:师姐,你好恶趣味啊。不过你怎么知道她叫人会有人来?

终锦然:你没看她头上顶着副帮主三个大字么。

萧北川:那我们要不要帮大师一把啊?

终锦然:(冷静分析)不,云梦本来就受人喜爱,这次穆云不被扒层皮,是不会有结束的。

萧北川:(感慨)要不是你俩开红会这样吗?说到底师姐你也是罪魁祸首!

终锦然:如果你想受罚,我一点也不介意。

萧北川:(吃瘪)当我什么都没说。

许杳杳:(呐喊)兄弟们,看见那个红名和尚了没。杀了他,替我报仇雪恨!

穆云:女施主,慈悲为怀啊,慈悲!为怀!贫僧只是失手!

许杳杳:我才不管呢,你杀我就得付出代价!我们云梦的女人不服输!

穆云:你服不服输和我有什么关系!那女施主,咱帮会再见!(呐喊)北川~你和你师姐先泡吧,咱改日在约~

萧北川:大师,你好自为之(呼喊)

终锦然:行了,泡会儿咱该会门派复命了。

 

苏蓉蓉-

萧北川:【混响】在中原,有一个姑娘,她美丽动人,优雅娴静,但是她遇见了个渣男!虽然渣男很厉害,师姐也很崇拜他,但改变不了他是渣男的事实。

【把茶杯狠狠剁在桌子上】

终锦然:总有一天我要把蓉蓉姐接回暗香,不行得好好找蓉蓉姐聊聊。

萧北川:(惊讶)师姐!你去哪啊!

(内心)自从三个月前,师姐和楚帅,蓉蓉姐在麻衣教处理了些事情后,师姐就这样神神叨叨的,要不我去找大师给师姐看看是不是中邪了。

(马蹄声逐渐减小)(马鸣~)(脚步声)

终锦然:(着急)蓉蓉姐!

苏蓉蓉:锦然,你来了,坐,尝尝我新做的糕点。(笑吟吟)

终锦然:(生气)蓉蓉姐,你为什么!

苏蓉蓉:(平淡)什么为什么?你是说麻衣教的事么?

终锦然:为什么,你付出那么多,陪他那么多年,说放手就放手!

苏蓉蓉:(平缓)锦然,你还小,还不知道感情是什么,楚大哥和张洁洁本就是夫妻,我又何必横插一脚呢?

终锦然:(激动)不行,我要去找楚帅问个清楚!

苏蓉蓉:回来!(严厉)坐下!

终锦然:蓉蓉姐!你干嘛老委屈自己啊!

苏蓉蓉:锦然,你为什么不想想,楚大哥是知道的,你忘了那次你和他说我在严州城病了,让他来看我。

苏蓉蓉:(回忆)我记得那天下了大雨,他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找了城中最好的张简斋大夫为我看病。他不是无情,是太多情。相信我,给他点时间,我可以等的。

终锦然:(气)蓉蓉姐,你真的是太傻了!好,你要等可以,和我回暗香等!

苏蓉蓉:(坚定)不,我就在这里。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们约好了,我会在这等他回来。

终锦然:(恨铁不成钢)算了,我也劝不动你,蓉蓉姐,有什么你飞鸽传书去暗香,我会马上赶过来,好好照顾自己,我希望下次能听到个好消息。

苏蓉蓉:(关切)锦然,你也是,江湖险恶出去做任务的时候,保护好自己。

终锦然:那我先回暗香了,有时间回来看看我们,关先生挺想你的。

苏蓉蓉:好,我会回去的,替我向兰花先生和关先生问候。

终锦然:嗯,我知道了,你放心。

(马蹄声~)

苏蓉蓉:(轻叹)楚大哥,我希望你可以幸福,这样我的离开也就有了价值。

【把茶杯狠狠剁在桌子上】

萧北川:(感叹)师姐啊,这是第二个杯子了,你能不能不每次回来或者走之前都摔一次杯子啊!

终锦然:气死我了,蓉蓉姐对楚大哥那么深情,却是这个结果。

萧北川:师姐啊,世间万事,各有造化啊

终锦然:天下男的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萧北川:师姐啊,你不能一竿子打死一船人!

终锦然:我告诉你,萧北川,你以后要是学楚留香那样,你就不是我师弟。

萧北川:师姐,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内心(啊,这时候我好想念大师啊,起码他在师姐的火气不会往我身上放!)】

(鸟鸣)

穆云:巧了,你的信鸽正好落在外面被我捉住了。

终锦然:拿来!

萧北川:大师啊,你确定你不是想烤了它?

穆云:我像那种人嘛!(背景音)

终锦然:行了,蓉蓉姐来信了,你俩别吵了。

苏蓉蓉:锦然,我现在很好,在外云游,想明白了很多以前没想明白的事情,也收获了很多,也许真的我太执迷不悟吧你也多保重。苏蓉蓉

终锦然:唉,想明白就好,蓉蓉姐,你在外好好照顾自己,有些事还是留给时间处理好了。

 

方思明

萧北川:(惊慌)师姐,师姐,外面有个蒙面神秘人,说是什么万圣阁少阁主找你。

终锦然:(疑惑)方思明?他来暗香干嘛?

萧北川:(吐槽)你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师姐啊,你怎么总认识些奇奇怪怪的人啊,像那个双目失明的蝙蝠公子原随云,那个捕鱼的张三,还有那个那个......(被打断)

终锦然:废话多的。

萧北川:啊,对,师姐你赶快出去吧,那个方什么的,应该等了很久了。

终锦然:我知道了。

方思明:(轻笑)好久不见啊,我的朋友。

终锦然:我前几天飞鸽传书给你。

方思明:信已收到,我说了你若想见我,便来江南一唔。

终锦然:近日有事。

方思明:嗯,给你带了你爱的杜康酒。

终锦然:有事?

方思明:(轻笑)闲来无事,你不来江南,我就来暗香。

终锦然:(感慨)你居然没被刀堂师姐们发现,够可以的。

方思明:(无奈)我当初在落日崖前被天道盟围攻,听着他们嘴里喊着“行天道!除小人!”我不也从混乱中脱身而出?再者我对你们暗香并无什么恶意。

终锦然:嗯,初见你时,我们俩准备救一个被父母卖掉的孩子,你一身黑袍。

方思明:嗯,你冷冰冰的,问我干嘛。

终锦然:你说二丫能让你想起幼时的你,现在二丫去了云梦,过得很好,你呢?

方思明:我?我解决了很多事情,也明白了很多事情,我不愿意再做个傀儡,不过万圣阁毕竟呆久了已经习惯了。

方思明:(感叹)爱悠悠、恨悠悠、思悠悠,何时有尽头?无尽无休。

终锦然:你就别想那么多,以后无事我会去江南找你坐坐,你要是无事,亦可到暗香。

方思明:好了,时间不早我该走了,我的朋友。

终锦然:后会有期。

(脚步声由远至近)

穆云:锦然啊,你看我拿什么来给你了!(由远到近)哎~这谁啊~不多坐会儿?

萧北川:唉唉!大师,那是万圣阁少阁主,是师姐朋友。这都快天黑了,你过来干嘛啊!

穆云:(笑)我?我来给小锦然送东西啊!

终锦然:(烦躁)吵死了,萧北川送客!两个!还有你也一起!

萧北川:大师我真的很佩服你,一来就能准确摸到师姐的逆鳞~

穆云:(嘟囔)那能怪我吗?

终锦然:(怒火)赶!紧!走!

穆云:锦然,我给你带的礼物房门口了啊,我明天再来看你!

方思明:终锦然身边有你,估计也蛮多乐子的。

穆云:那咋滴,她开心不挺好的吗?老兄走,咱俩去喝两壶?

方思明:请!

 

萧北川:就这样,我,我师姐,大师吵吵闹闹的生活还在继续。当然师姐和她的江湖好友故事也在继续,或许以后师姐还会遇到更多的人或事,不是吗?什么?你问我大师最后追到了我师姐没有,嘘!悄悄的告诉你,我!也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我希望大师追不到师姐,因为我就可以追师姐啦,不过,大师追到了师姐也蛮好的,师姐还能有个乐子,师姐因为大师改变了很多,挺好的。我絮絮叨叨又说了好多,你们还在听吗?好啦,今天就到这吧,我们以后江湖再见~

 

 


声明:

本作品中所用音乐、音效等素材均来自于互联网,著作权归原著作权人所有。 本作品仅供同好交流欣赏之用,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转发请携带完整发布信息,勿进行二次修改,谢谢。
上一广播剧信息:现代DM广播剧《快来百度一下》【百诡剧团】出品        下一广播剧信息:【纯翻】纯歌《年轮说》   

51link 3024269373 51link 51link

版权所有@ 无限中抓 V1.0

© 2014 无限中抓. 鸿雪径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