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中抓

 找回密码
 注册中抓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1|回复: 0

[整理汇总] 【整理汇总】谁说戏子总无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4 16: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挪威sehun 于 2018-10-14 16:49 编辑

【整理汇总】谁说戏子总无情

你穿上凤冠霞衣,我将眉目掩去,大红的幔布……

《西北有高楼》南宫曦野&紫断殇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西北有高楼》第一期

《双簧》Mixtan&一天


都说戏子无情,可温庭玉偏是个痴的。
七年前抛去自己的一切,只为他一个承诺。
可他却走了,一句话也不留。
罢了罢了,就当是场戏,戏唱完了,他还要活下去。
局势动荡,无奈托庇在显赫的林家羽翼下,独得林玉堂的宠爱。
以为一辈子就这样,然而他却回来了,带着他当年的承诺,衣锦还乡。
只是七年过去,物已变,人已非,心是否还和当年一般?
一出双簧,三个男人。一切早就是定局。从那么多年前开始。

《双簧》第一期

《梨园惊梦》卡修&八千里路


小的时候,崔略商就开始做一个梦。
梦里没有人,只看见弥漫的雾气中,依稀有艳丽的大红绸子飘在天上;有冰冷凛冽的剑锋,还有流了一地的鲜血,那血红得诡异;
半空中隐隐传来凄婉哀恸的乐声,和着呜呜的轮船起航的汽笛声,绵绵长长,缓缓荡开去,再荡开去……
他看不见人,却知道那梦里有他。
做的次数多了,便知道是梦。觉着疼,身体里撕心裂肺的疼,挣扎着,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第二天早上总会发现脸上脖子上枕头上凉冰冰湿了一片,不知是汗是泪。 这梦一来便纠缠了他十三年。
直到二十岁那年,他接了一部叫《梨园惊梦》的电影,认识了一个叫铁游夏的男人,这梦境才不再回来
《梨园惊梦》第一期


《戏子入画》凰瓜&YUE


烟火半城,寂月微冷。
戏台上谁低眉敛声,妩媚了天真。

《戏子入画》第一期
《双生梅》天空&倔强的小红军




生生死死谁不是在唱戏,不过是换个舞台,
其实韩仲珂更愿意在这个墓园里唱,
毕竟另一个柳梦梅近在咫尺,
天上地下,终有个地界容得下两个柳梦梅。




《鬓边不是海棠红》三井寿&断离




“商老板,这是程二爷。”
堂会上的一声唤,一照面,程凤台认识了那位活在流言和传奇中的商细蕊。
他是憨呆少年,也是疯狂戏痴。
“商老板肩上的这多梅花,就送给我吧。”他摘下商细蕊衣襟上簪的红梅花,一笑,插在了自己西装的花眼里。


《海棠雨胭脂泪》囧猪猪&水易冬华






柳少棠——这些年,我以为你早就忘了!
司徒俊辉——怎么会忘,我记得!一直都记得……
——自今意思谁能说,一片春心付海棠。



《梨雨烟云》蓝风樱花&萧弈瑟



梨园红戏子与留洋匪公子,
躲雨邂逅,春药定情,誓言拜堂,
炸死复生,北上抗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抓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论坛报错|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无限中抓 ( 京ICP备14047185号-1

GMT+8, 2018-11-14 17:51 , Processed in 0.24092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无限中抓技术组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